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13370327773
产品分类
当前位置:Q355D角钢厂 > Q355DH型钢资讯 > Q355D角钢生产厂家:钢铁去产能怎么走?发改委:债务化解是“必修课”

Q355D角钢生产厂家:钢铁去产能怎么走?发改委:债务化解是“必修课”

发布时间:2016/12/27 13:38:56信息来源:www.fcsgy.cn点击:

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的五大任务中,去产能位列****,这当中,钢铁煤炭去产能无疑又是重中之重。近期钢材期货价格持续上涨,Q355D工字钢、Q355DH型钢、Q355D槽钢、Q355D角钢现货价格也水涨船高,再加上原材料铁矿石的供应价格一直上涨,居高不下使得目前钢材市场虽不景气但仍然“涨声一片”,但各个钢贸商也应该看到“涨声”中的危机。

唐山:年度去产能任务提前超额完成

今年2月4日,国务院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指出,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-1.5亿吨。公司销售无缝方矩管、大口径方矩管、天津大口径方矩管产品,规格**齐、质量****、价格****、服务****!热忱欢迎新老客户来我公司指导洽谈业务!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呢?

记者 王允彤: 在世界钢铁历史上,唐山是****产量达到1亿吨的城市。过去这是唐山的骄傲,如今却是唐山这座城市的无奈。一方面,以钢铁、煤炭、焦化为主的产业结构,让唐山背上了重污染的名声。另一方面,面对去产能的供给侧改革任务,唐山也顶着巨大压力。

在唐山,国丰钢铁公司算数得着的规模企业,2015年生产生铁粗钢1600多万吨,钢材近1000万吨,这样的产量在全市可以列入前三甲,但今年3月,企业也不得不关停了北区的厂区。

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薛永平: 这个厂区到现在23周年了,1993年建厂。23岁生日刚过完吧,它是3月8号。注册成立的,3月30号就给关停了,刚过完生日。

走进停产9个月的厂区,随处可见设备被拆除的景象,很多杂草已经长到一人多高,运送铁水的小火车都已生锈。薛永平告诉记者,停产前,这个厂子年产钢铁近400万吨,年产值28个亿左右,利润4个多亿,每年上缴的税金也得五六千万。但由于产品竞争力有限,且对周边居民生活影响很大,唐山市开始考虑关停这个厂区。

记者:当时是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国营的钢厂也会关停?

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薛永平:实际确实没想到,但是随着现在咱们国家供给侧,供给侧改革来讲,钢铁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,所有国有企业必须得起带头示范作用是吧。忍痛割爱,现在也是没法的法儿。

国丰钢铁,只是唐山钢铁去产能的一个缩影,2016年以来,唐山进行了四次集中压减钢铁产能的行动,一年压减高炉15座,压减转炉12座;11月,唐山10家钢铁企业以股权入股的形式重组成唐山渤海钢铁,实现净压减炼铁产能355万吨、炼钢产能536万吨。通过两条腿走路,唐山仅用10个月,就超额完成了全年任务。

河北唐山市发改委主任 张贵宝:今年我们完成了去铁786万吨,去钢783万吨。

按计划,到2020年,我国钢铁产业将继续压减粗钢产能1亿到1.5亿吨,其中唐山市被要求压产炼铁产能2800万吨、炼钢产能4000万吨,占到全国压产的近二分之一。

河北唐山市发改委主任 张贵宝:2017年唐山市还要压铁728万吨,压钢1053万吨,应该说任务还是非常艰巨的。

杭钢人员安置侧记:一把钥匙开一把锁

停产容易善后难,关停一个钢厂,带来的****问题是职工的安置。作为浙江****的钢铁企业,杭钢集团产能占到全省近50%,2015年,杭钢在5个月时间里平稳关停了一座400万吨钢厂,一万多人被分流,这些分流职工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哪些改变,他们的生活都有哪些故事?

40出头的肖波曾是杭钢炼铁厂的维修技术员,现在则经营着一家装修公司。去年,当分流到来的时候,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主创业。

浙江杭州半山钢铁基地原职工 肖波:原来是没有条件,我现在有了这个条件我也很想去尝试一下,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
创业之后****的改变,是赚得比原来多了。他的公司今年光公装业务就有七八百万的营业收入,但相比从前,心理压力也大了不少。从曾经的上班族,转变成现在的企业主,肖波觉得自己仍然在适应的过程中。而还能证明他和从前生活联系的,是办公室里摆放的各种电器维修工具。

浙江杭州半山钢铁基地原职工 肖波:现在一些小的维护维修,都是我自己动手在做。毕竟这么多年做习惯了,有一些习惯改不掉,所以现在一直留在这里。

去年12月22日的晚上,杭州半山钢铁基地全部关停。需要分流安置员工1.2万人,包括近9000名正式职工和3022名劳务派遣工。**后,公司研究出了包括提前退休、自主创业在内的12条分流安置通道,“众创空间”就是这样诞生的,而负责人周忠华原先是杭钢集团炼铁厂的党委书记,他开玩笑说,这一年来,从生产关停,到资产处置,再到帮助职工创业,自己角色转换得都有些数不清了。

浙江杭钢智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忠华:我现在还兼着厂长,现在主要的任务一个是确保资产组织的安全,把国有资产都处置掉,第二个要确保留下来的队伍要稳定。

杭钢半山基地因位于杭州城北半山脚下而得名,400万吨产能一朝关停,但基地却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关闭。站在已经长满苔藓的铁轨上,周忠华用手机给记者播放曾经跑小火车的视频,但身份的转换已经让他很少有时间来回顾过往了。所有的原材料都要消化掉,设备也要拆除,上万人的安置更是千头万绪。

浙江杭钢智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忠华:其实压力挺大的,明显的头发白了一点,血压高了一点。

在杭钢正式员工分流安置方案出炉之前,杭钢召开了57次各类研究会议,面对面听取2000多人次职工意见,他们希望**终的安置方案,真正做到“一把钥匙开一把锁”。

杭钢集团组织部部长 姜增平:尤其针对我们一些员工推出自主创业,个人交的社保个人承担,单位交的社保单位承担,单位还每个月给他按照杭州市的****工资标准支付给他。记者:有托底式的创业。对。还有我们推出了服务初创,这部分就是内部退养的条件够不上,他到外面就业又感觉到自己的技能又不适应,所以我们也是劳动关系也仍然是我们保留在企业。但是单位给他交社保,个人由自己承担,自己去找工作。

去产能效果显现 钢铁行业效益与预期双回升

随着钢铁去产能任务的逐步落实,钢铁企业产能与库存双双下滑,而需求的平稳增长,让整个钢铁行业的供求关系开始发生转变。

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:老崔是唐山一家钢贸企业的负责人,今年他的生意特别火,在带记者前往钢材仓库的路上,他一直忙着接各路客户的电话。

记者:这是我们新建的库吗?

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:对,这是我们二库。

记者:准备做什么用呢?

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:准备马上投入使用做冬储,就是现在我们库房不够用,现在价格不总涨吗,来年为来年做好了准备。

记者:准备储备多少?

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:我们这两个库房大概得有8万吨吧,8万到10万这个库存。这一个库是5万左右,这个库建成之后就是10万吧。

记者采访的当天,钢价就涨了100块钱,意味着库房里如果囤了10万吨钢材,一天时间价值就涨了一千万元。随着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推进,钢铁行业的产能和库存双双下滑,但基建投资等对钢材需求的平稳增长,导致钢铁供需平衡出现了短期失衡,钢材价格在今年出现了大幅上扬,以螺纹钢为例,截至12月10号,螺纹钢期货指数报收3332元,较去年底大涨近100%。

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 夏农:今年1至10月份 钢铁企业的协会的会员企业,实现了利润287亿元。比去年同期,实现了比较大的程度的,去年同期是亏损380个亿 。

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,今年钢铁与煤炭两大行业去产能目标任务都提前超额完成,钢铁完成去产能4500万吨,而且随着宝钢、武钢联合重组成立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,****企业钢铁业务板块进一步优化。

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 夏农: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大家对于钢铁行业,普遍认为不是特别看好的,认为2016年比2015年会更加困难,持这种观念的人数占的更多一些,我们这时间又做了一些调研,从反馈情况来看大家认为2017年和2016年至少持平甚至会更好。

国家发改委:下一阶段去产能要关注债务化解问题

虽然今年以来的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效显著,但到2020年,仍有近1亿吨的去产能任务要完成,而在去产能过程中,仍不时爆发债务、人员安置等问题。国家发改委官员及业内专家普遍认为,下一阶段钢铁行业去产能或将面临更大挑战。

根据中钢协的统计,中国****钢企2015年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.06%,同比上升1.55个百分点,债务总规模达3.27万亿元,债务问题势必将成为明年行业去产能中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国家发改委副主任 宁吉喆:不能够只看今年取得成效,要更多的看到,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、新问题,可能在金融领域里面,也有一些要继续化解的债务等等,所以要继续解决。

此外,人员安置依然会是个大难题。不过随着改革深入,业内专家更担心的,是去产能发生反复。

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 李新创:尽管2016年效益比2015年好转,但是整个行业的利润率只有1.27%,还有27%的企业处于亏损,2016年好转就造成一些,动摇我们去产能决心,这是对行业发展非常不利的。

中国钢铁产能从1979年的3000万吨发展到2009年的5.6亿吨,用了30年;但随后仅6年时间就迅速增加2亿吨,增长至2015年的7.8亿吨。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,国家为抑制过剩产能就陆续提出去产能计划,只是始终走不出从淘汰落后,到价格上涨,再到复产的怪圈。专家认为,按照国务院的文件,去产能已经不能仅在量上做文章。

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 李新创:2015年我们出口了1.12亿吨,2016年我们产量在下降,出口在下降,但是总量也超过1亿吨。这说明我们钢铁国际竞争比较强。提升我们的制造水平,提升我们整体的竞争效率,这样的话这个产业未来才更具竞争力,也就是我们要从量向质飞跃。

记者观察:去产能要参考更多的变量

我在近期采访时发现,今年各地去产能的目标都“提前”、“超额”完成。比如说在河北,仅用十个月就完成了全年2900万吨的钢铁去产能目标。与此同时,企业效率明显改善,利润率回升。今年前10个月,钢铁全行业实现利润287亿元,而去年同期是亏损380个亿,这应该说是钢铁行业这一年取得的很大成绩。但在去产能的过程中,我们也看到钢铁煤炭等行业出现了产业链平衡被打破、部分企业因为产品价格的反弹,在去产能过程中走回头路等现象。发改委甚至频繁召集会议,重申去产能的决心。这个小插曲看起来只是市场的一次短暂波动,却抛出了下一步如何精细化去产能的重大课题。我想去产能不是一道简单的减法,而应该是产业整体结构的优化。各地现有的一些去产能思路,仍然是在量上做文章,措施和手段还难以达到“精细”标准。可见,产能到底如何去、去多少、什么时候去等等,都需要突破具体一个企业、一个行业的界限,参考更多的变量。只有不断校准去产能的方向,才能真正达到淘汰落后过剩产能,推动产业升级,这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真正目的。

本网站www.fcsgy.cn刊载的【Q355D角钢生产厂家:钢铁去产能怎么走?发改委:债务化解是“必修课”】版权均属于Q355D角钢厂。

未经Q355D角钢厂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